快捷搜索:  ???  as  创意文化园  空调  test  ???????  ?????  ??????

usdt手机钱包(www.caibao.it):蒸蒸糕,吃过没?

原题目:蒸蒸糕,吃过没?

半月前,走了趟外双楠,在一家名叫“漫得”的面馆子里,吃到了儿时下学常在学校门前吃到的冲冲糕,这里的菜单上名为蒸蒸糕

面馆子,是几位川菜大厨协力开设的,卖寻常馆子里也有的牛肉、杂酱、海味面,但做得更精更细;也有逐日特供菜肴,全看当日买了啥新鲜食材。

蒸蒸糕仅在每周天中午限量供应,不知是招引还念及这口的人来怀个旧味,照样让没吃过甚至没听过这口的人尝个新鲜。

我是偶然撞上,想来怀旧的人,点了份牛肉面,配上蒸蒸糕,一面吃,一面在这间川菜大厨开出的小面馆子里,看一角的电视上播放起自制的蒸蒸糕烹制流程。

烹制蒸蒸糕的师傅姓陆,是自称“成都独一份”,专售卖蒸蒸糕的店肆陆记蒸蒸糕的传人。但去年年终,这间位于建设路上的蒸蒸糕店,也闭门歇业了。

曾位于建设路上的陆记蒸蒸糕,图源/ly晨

要想在漫得吃上一口蒸蒸糕,得专程在每周天中午赶来,赶晚售空,还得再等上一星期。

播放的片子里讲,现在蒸蒸糕险些失传,这种曾在成都陌头风靡一时的小吃,再难看到了。

漫得售卖的蒸蒸糕不算实惠,18元一份3只3馅,相比已往几毛甚至1、2元1只的价钱,贵上不少。从点单到烹制上桌,左右不外几分钟,做起来快,前期准备却要费上不少心思。

遵照传统制法,裹馅的米,要酒米(糯米)与大米成比例夹杂,浸泡整天,后使用对窝捣子捣碎捣细,现在多使用机械对窝,但搅拌机不行,会使出来的粉子仔细,丢了口感。

频频捣、筛之后,入锅炒制。火候极为重要,小了,粉子达不到半熟状态,入口可能未断生;大了,粉子容易炒黄甚至炒出糊味,味道就错了。

粉子备好,洗沙(红豆沙)、白糖、红糖、芝麻等质料也摆上了,已往就用蚌壳作勺将粉子撮入蒸盒中,现在使合手的片、勺都可。以粉子中心包裹洗沙,后以糖馅粉饰的顺序,将米粉与馅料放入蒸具,就可蒸制。

漫得店内所制作的蒸蒸糕

蒸盒是老物件,现在险些寻不到。

这点,漫得专程做的蒸蒸糕制作片子里也讲了,老家什,现在的家户人家都难找到了。

谈论里有人提到,购物网站上倒是有样子相当的模具。专程到购物网站上搜来看了看,差异不小。已往的蒸具,讲求,全木料制作,且木料要取自麻柳树或泡桐树,受热后蒸盒才不易变形或串味。

网上现售卖的蒸具,多为白果木,拖底的蒸片甚至多以不锈钢片替换,易粘底。用具上就打了折扣。

再看提供蒸气的物件——改装后的高压锅,这也是我小时见过的做法。在高压锅盖上钻孔革新,一次最多可同时蒸熟3只米糕,每只只需不到半分钟,摘下,拿到蒸盒尖端一顶一出,装盘即可。

漫得店内所制作的蒸蒸糕

漫得家出品的蒸蒸糕,一份三味,除中心夹心都为洗沙红糖,最外层铺开的,则是芝麻白糖、橘皮白糖、玫瑰白糖。

刚蒸好的蒸蒸糕香甜不腻,松泡软糯,相比发糕,因捣制不会仔细,在嘴里仍有明白的颗粒感;虽是米点,滋润而不粘牙,将蒸熟的米粉部门咬下,含在嘴里,松泡的米粉慢慢化渣。

对米点爱好者而言,是极好的鲜味。

蒸蒸糕是否源自成都,很难讲清。

作为一种米点,蒸蒸糕活跃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成都陌头,是70、80后的团体影象。没有牢固摊位,商贩们蹬车或挑担售卖。听到敲击木梆的“梆梆”声,老成都人便晓得,卖蒸蒸糕的人来了。

,

电银付

电银付(dianyinzhifu.com)是官方网上推广平台。在线自动销售电银付激活码、电银付POS机。提供电银付安装教程、电银付使用教程、电银付APP使用教程、电银付APP安装教程、电银付APP下载等技术支持。面对全国推广电银付加盟、电银付大盟主、电银付小盟主业务。

,

最早时,花上两分钱,就能买的一只冒着腾腾热气的米糕,成为成都冬日里极好的热小食。

作为出生于四川达州的90后,我同样有这样的“配合”影象,我们那里叫冲冲糕

念小学时,学校门前就有孃孃在下学时间,在校门外支起改装后的高压锅,依赖高压锅的蒸气,迅速加热烹熟这种米点。五毛一个,可选味道,但详细可选哪些滋味,我已记不清了。

成都或也有顶顶糕的叫法。三官堂街上,在工作日下昼出摊的摊铺,挂名就是顶顶糕,用料上也有改良,最外层铺盖的不是糖馅或冬瓜糖,而是花生与葡萄干。

三官堂街上的顶顶糕,图源/萌妈爱肉肉

根据蒸蒸糕、冲冲糕、顶顶糕三种名称查阅,我们会发现它还曾出现在安徽、湖北、重庆、天津、河南……甚至它另有更多的名字:挺糕、碗儿糕、熟梨糕……

依据网络上的信息搜证,可以断定的是,作为米点中的一种,各地都衍生出类似甚至等同于蒸蒸糕的做法,有仍活跃于陌头的,也有已藏进都会时间长流的。

还可断定的是,蒸蒸糕在成都别处还能吃到。

网络上虽有仔细的地址甚至打卡图文可征采,但找寻蒸蒸糕的历程并不轻松。依据点评网上的信息,除漫得外另有四家售卖蒸蒸糕的铺子或商铺,我就扑空三家。

一家是位于东南二环周边的一家串串店,门前专程开拓出一块区域,现制蒸蒸糕,到店消费可无限敞吃。等到了地方,坐下选好锅底与菜,再一问,今年冬天早就不再供应蒸蒸糕了。

串串店内免费供应的蒸蒸糕,图源/网络

“做蒸蒸糕的人都走咯!”

一家在三官堂街上一个公交站前,是个摊铺。孃孃只在工作日下昼出摊,营业到四点左右就收摊回家,接孙女下学。

三官堂街上的顶顶糕,图源/萌妈爱肉肉

一顾,在周日,没出摊;二顾,在周一下昼三点过,没见人影,问了周边小区的保安大叔,大叔指指小区门前,说刚刚收摊进小区,没遇上趟;不知下回三顾能否吃得上那口热乎的米糕。

一家在街巷里打转转,也是摊铺。一位年已古稀的大爷,蹬着自行车沿街售卖。车尾挎着铁皮箱子,上方以铁皮盖住,料想一边应是质料食材,一边应是炉子蒸锅。

走街串巷卖蒸蒸糕的大爷,图源/叶池

有人在奎星楼街碰到过他,有人在青羊小区碰到过他,另有人在龙舟路碰到过他。碰上,都是偶遇,看运气;专程去找,反而没得头绪,就像我,延续两天到最近有人偶遇到大爷的龙舟路,没碰上,只能从过往的视频里解个眼瘾。

最后依据准确的地址尝到的,在锦里,小吃一条街上。

6元两只,一黄一白,除用糯米外,还用了玉米做裹料,显然有些改良。案台上,专开有一处蒸气口,下是连续沸腾的锅气,不做蒸蒸糕时,就用来为外摆的食物保温。

身处景区,有正好的仪式感,守候蒸蒸糕出炉时代,要取一只小锣,用木槌敲打出节奏,一套流程走下来,正是蒸蒸糕熟透的时刻,孃孃停下手里的动作,蒸盒尖端将蒸片顶出,两只蒸蒸糕用筷子取下,贴在粽叶上,通过橱窗口递交过来。

滋味相比影象里的味道,差了些。

米粉大约是放置在外浸了水分,出炉的蒸蒸糕,少了松软的口感,更贴实且粘黏;玉米粉制作的蒸蒸糕,在嘴里成块成坨,经牙齿一碰,就散成粗粒粉子,全然不是那口老味道。

吃了,没吃上那口松软劲,心里欠欠的。没想到为了一口街边的老味道,要三顾三官堂。

再过些年,孃孃退休搓麻去,大爷不再蹬自行车满街巷转了,米点师傅做时兴的米点了,偶然念起蒸蒸糕,只能在影象里翻一翻,尝一尝了。

● ● ●

发表评论
sunbet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